螺纹奶唏

插画 摄影 建筑 工笔

存档灵魂:

花 园

 

【美】路易斯·格吕克


Ⅰ 出生的恐惧

一个声音。然后是房子的嘶嘶声和呼呼声
滑进他们的地方。
而风
飞快地穿过动物的躯体

可是我的那不满意它自己健康的
躯体为什么它应该被弹回到
阳光的琴弦?

它将再度复原。
这恐惧,这心性,
直到我被强迫进入一片
没有免疫的田野
甚至坚强地
走出尘土的最小的灌木,跟踪
它的根的扭曲的签名,
甚至一根山慈姑,一只红色的爪。

而后丧失,
一个接一个,
所有可以忍受的东西。

Ⅱ 花园

花园赞美你。
以你的名义它用绿色的颜料涂抹自己,
玫瑰迷人的红色,
以致你会和你的情人一同走向它。

所有的柳树
看它怎样塑造这些寂静的
绿帐篷。但仍有
一些你需要的东西,
你的躯体如此柔软,如此生动,在这些石头野兽中间。

在伤害之外,
承认与它们相像是可怕的。

Ⅲ 爱的恐惧

那躯体躺在我旁边像顺从的石头
一次它的眼睛似乎就要睁开,
我们可能说过话。

那时已是冬天。
白昼太阳玫瑰在它火的头盔中
而夜里,又反映在月亮中。

它的光自由通过我们,
好像我们已经躺下
为了不留下影子,
只有这两个浅浅的凹痕在雪中。
而过去,像往常一样,展开在我们前面,
静止,复杂,不能穿过。

我们躺在那里已有多久
仿佛,挽臂在它们羽毛的披风中,
众神走下来
从我们为他们建造的山上?

Ⅳ 起源

仿佛一个声音在说
你现在应该睡觉
可是没有一个人。天
也没有变黑,
尽管月亮在那里,
已经被大理石充满。

尽管,在一个挤满花的花园中,
一个声音说过
它们多单调,这些黄金,
如此宏亮,如此反覆
直到你闭上你的眼睛,
躺在它们中间,所有
结结巴巴的火焰:

而你仍不能入睡,
可怜的身体,大地
仍然紧黏着你

Ⅴ 埋葬的恐惧

在空洞的田野,在早晨,
身体等待被需要。
灵魂坐在它旁边,在一块小岩石上
没有什么来重新赋予它形状。

想想身体的孤独。
在夜里漫步于被榨干的田野,
它的影子紧紧地扣留在周围。
这么长的一次旅行。

而遥远的,村庄颤抖的光
不为它暂停当它们扫过街道
它们看上去多么遥远,
木门,面包和牛奶
像砝码躺在桌子上。


评论
热度 ( 17 )
  1. 螺纹奶唏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2. susan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3. 土媚儿CRH⭐️✨ 转载了此音乐
  4. assholem2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5. Little forest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6. Crystal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7. CRH⭐️✨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
© 螺纹奶唏 | Powered by LOFTER